设为首页 | 收藏本站
网络咨询
 联系方式
手机:18913011039
固话:025-52443779
邮箱:358881194@qq.com
网络咨询
 联系方式
固话:025-52443779
手机:18913011039
邮箱:358881194@qq.com
网络咨询
 联系方式
手机:18913011039
固话:025-52443779
邮箱:358881194@qq.com
新闻详情

口吃者的爱情

来源:口吃 口吃矫正 治疗口吃作者:南京文华口吃矫正中心网址:http://www.njkc.net

如果让我再经历一次这样刻骨铭心的爱情,我一定会像维护尊严一样保护爱情。再听着刘若英的《后来》,我只是沉默无言。

曾经,我是一个被人笑的“口吃”。这“笑”大体有两种意味,一种是嘲笑我说不出话来,一种是笑我很优秀。

我和别的学生没有什么两样。大家生活在同一个学校,接受一样的教育,面对一样的人群。但是,别人却不这样看我,他们总是有意地调侃我的口吃。

每个人都是有自尊心的,我的自尊不容许别人挑战。象别人看不起我一样,我也看不起别人。同样的环境,我能比他们更出色,虽然我口吃。每每有人嘲笑我的口吃,我总是奋不顾身地用拳头和他对话,不管他是比我弱小的,还是比我强大的。我向来不计较我能不能打得过他,我只知道,我的尊严只有我能维护。

我不是一个很暴力的人,我只是希望和别人一样平等。而根本的原因是,那时我喜欢看《勇敢的心》,五遍六遍地看。口吃让我不能快意地与人交流,我只能用心去感受,那美丽的风景,那美妙的音乐,那凄美的爱情。虽然我口吃,可我也向往爱情,华莱士成为我心中最伟大的英雄。

我虽然口吃,可是唱起歌来却一点也不口吃。国庆节,我参加了学校举行的歌唱比赛。站在台上,我一说话就口吃,半天都没有说出我想唱的歌名,台下一片笑声。我听到台下前排那个小子说,说话都结巴还能唱歌?于是我就直接唱了起来。一首《不见不散》让我赢得了众多掌声,还有姑娘向我献花。唱完歌,我没有从后台下去,而是从前台跳下,走向嘲笑我的那个小子,上前就是一拳,嘴里结巴着:“让,让,让,让你。。。。。。。”

结果台下大乱,在女生的尖叫声中我被人拉开了。最后,我失去了“校园最佳男歌手”的称号,得到了“最具攻击性”的称号。我虽然不服,可是学校老师还是批评我很多。我一直都不信服,我坚持认为嘲笑我就是不对。

我的不驯服是出了名,原本就没有几个人和我说话,现在人人都害怕我了。他们私下里说我是疯子。我只好一个人时常游走在校园。

后来,我看到一个漂亮的姑娘,她是中文系的系花,据说有好几个男人都在追求她。只要是美的,人人都喜欢。我也通过学妹杨默知道了系花的电邮。每天我都以网名“毕加索”把我对她的思念写下来发给她。我的写法大多采用白描手法,写得我都感动的不能自已。半个月后,改为每天两封,信的内容已经超出了相思,涉及历史、地理、哲学、汉行音乐、交响乐、美术等,还有《红警》、《帝国时代》、《模拟城市》。我把我当时的爱好,所涉猎的都写成很随意性的文章,特别是一些书评,自己都觉得:这怎么可能是我写的?

我执着地追求,可她却没有回信,一封都没有。我都觉得杨默给我的信箱不对,虽然我一再求证都是正确的,她还是一字都不回。马上都要一个月了,我感到无望了,她却回信说:“很好,继续!”

我觉得我是被人玩了,就不再给她写太多的信,只是偶然写上一二百字。

那是个星期四的下午,我在图书馆里看书,有人拍我的后肩。我回头看到杨默和系花一起站在我面前。我感到很不好意思,脸上热起来。

“你,你,你们好!”我结巴半天。

系花竖起食指放到嘴巴,“嘘!”,她们两个微笑着把我拉到校园的草地上,杨默借口走开了。
   
那是一次很失败的约会,我从头到尾只说了三个字:“我,我,我。。。。。。。”她也只说了一句话拦:“要是你不口吃多好!”

我知道她的意思,就不再给她写信。而后的一个星期,我突然看到一个被我视为畜生的家伙和系花走在一起,我心中猛烈地万分痛苦,我才重新发现我有多么爱系花。

男人就是那样的德性,一有不开心的事情,希望把自己搞得烂醉了,以此引起别人的同情。我则不是,口吃让我变得无动于衷了许多,可毕竟今生最动情的一次,我还是显得有些激动,悄悄地到河边流泪去了。现在觉得有些太女人了,但那时我却不能自禁。

“爱是要争取的。”杨默点醒了我。我主动发邮件约系花,系花很给面子,还是出来。我们在绿城广场漫步,我们去吃蜜之坊的面包,我们一起去上网。

人们都看到了我们在谈恋爱,我觉得我很优秀。首先我是一个多才多艺的人。虽然学习计算机,可中文一点都不差。我相信,没有哪个男生像我一样文章写得好,歌唱得好,中国画画得好的,就是钢琴我也能轻松地弹出《欢乐颂》。

我是优秀的,这都是口吃给了我这样的才华。上帝是公平的,他从你手中拿走一样东西,还会给你另一样东西。

我们的爱情没有进行多久,就有压力了。人们开始嘲笑鲜花插在了牛粪上。一些女生私下里对系花叹息:像系花这么漂亮的女生,找个结巴,可惜了!

三人成虎,最终她受不了别人的言论,悄然提出分手。

我那时气愤不已,才猛然觉得:要是我不是结巴多好!

一切都是突然而来的,她铁定了要和我分手。她说她不想总被人指指点点,她说她当被就不应当被我的深情感动。

我怒吼:“都,都,都,都该,该,该,该死!”

我顺手把自己手里的书给扯了,把她的书包扔到地上用力地踏。现在想想,那时的我肯定像疯子一样。

其实,只怪我是结巴,越急越是说不出话。我最想对她说:“爱情是自己的,不是公众的,我们幸福不幸福是我们的事情,与别人的看法没有关系。”可是,我却没有机会说出了,我只能把这些话变成文字,写给她看。

我打开邮箱,写下:我想亲口说出“我爱你!”

信虽然发过去了,可是她一直都没有给你机会。

转眼,我们都要毕业了。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再主导我们各自的生活,不知道她会不会像我一样在听《后来》。

编者语:其实大多口吃患者都是非常优秀的,只是口吃影响了他们太多 ……